还不太熟的时候,导演陈建军已是资深花鼓戏迷,他这样形容吴珍珍:“那个时候吴珍珍这个名字对我而言和其他普通女孩无异,就好像众多绿叶中的一片,平凡、不会让人记起。”
  2017年2月9日晚,新花鼓戏剧目《焚香记》在曹禺戏楼第二次上演。这部《焚香记》曾作为序幕,在第二届湖北省荆州花鼓戏艺术节开幕式上展演,剧中女主角敫桂英的扮演者正是吴珍珍。 能够认识真实的吴珍珍,依然要感谢敫桂英这个角色震撼人心的感染力。在一次观看《焚香记》带妆彩排的过程中,陈建军被感动得泪流满面,他不遗余力地赞美吴珍珍;“有朝一日,当绿叶蜕变为花朵的一瞬间,熟识她的人们会被绚烂的美丽所惊艳”。

与角色有一颗同样心

  戏里的吴珍珍是舞台上的明丽女子敫桂英,芙蓉如面、杨柳为姿;她是多情哀怨的青楼女子,父母双亡,为筹钱葬父,无奈之下委身青楼为生计奔波;是初遇落魄秀才王魁,雪中送炭、并暗中相许的救命恩人;是将丈夫当成自己全部世界、倾其所有供丈夫读书的贤良少妇;是在海神庙前与王魁海誓山盟,却在得知王奎考取状元后将自己抛弃的悲痛妇人;也是爱憎分明、惊鸿掠水如烈火般燃烧的决绝女子。
  敫桂英的情感变化是《焚香记》中的主线,纵使这个角色在整部花鼓戏曲中不停变换着身份外化形式多样,但她一直是鲜明、果敢、决绝。敫桂英如是、吴珍珍亦如是。
  卸妆后的吴珍珍看着和舞台上不大一样,脱掉华丽的戏服、洗尽满脸铅华,不施粉黛却肤色极白,穿着白色羽绒服,好像容貌姣好气质温婉的邻家女孩,一时间竟没有认出来。
  不似舞台上行云流水的唱戏那般,戏外的吴珍珍并不善言辞,但在熟识之后,吴珍珍性子中的坚韧、爽利、倔强便会暴露无遗。
  “我一直是一个很认真的人,会将承担的事情负责到底。”吴珍珍从不否认这样的自己,她会觉得自己和敫桂英有着不同的人生但有一颗同样的心,在演绎敫桂英这个角色时,她会把自己当做戏中人,每一次欣喜和呐喊都是从内心深处喷涌而出,她们有时是一体的。
  “选定了方向,我怎么可能回头!”吴珍珍定定地望着我,眼睛不算大,但十分明亮,跳跃着小小的火焰。

与不服输的自己较真

  戏外的吴珍珍哭笑有时、挣扎有时。她时不时地感慨:“如果我文笔好,真的可以写成一本书。”
  14岁以前和14岁以后,是吴珍珍人生的分水岭。如今在很多人看来,吴珍珍似乎是为花鼓戏而生。
  可吴珍珍从不认为自己有天赋。14岁以前,她是班长、学生会主席,顺风顺水,风光无限。那一年她前往华中师范大学花鼓戏班进行学习,与她同去的还有另外21名年龄相仿的年轻人。
  在花鼓班学习的前两年,吴珍珍是硬扛下来的。戏曲的表演需要柔软的身段作为基础,吴珍珍天生筋骨较硬,每次训练时,老师会站在腿上帮助她拉伸筋骨。每次过节回家,母亲帮她洗澡时总会心疼的大哭,吴珍珍的腿上全是一块一块的青紫,青筋也都露了出来。
  也没有半分想过放弃的念头,从小到大的成长环境让她性子里带着一种不服气、不服输的骄傲。
  2005年,花鼓戏《站花墙》经过了多次换角后,剧团选定吴珍珍出演,“也许从那时起,我才真正爱上了花鼓戏。”吴珍珍说这番话时,眉眼之间皆是风情。
  2007年再一次演出之后受了风寒,吴珍珍的嗓子突然塌了,医生诊断为“声带小结”。“我不知道怎么去形容那几年,绝望扑面而来,就像一场噩梦。”
  本来以为自己走上花鼓戏的这条路开始步入正轨,却不能开嗓,声音嘶哑,完全唱不出来。这些年里,吴珍珍真正第一次跌入谷底。
  她只能演一些跑龙套的小角色,不再唱出自己的声音。平常大大咧咧的她在那段时间最喜欢没有人的地方,她喜欢去东荆河的另一岸对着空气发疯了似的大喊大叫,希望自己的嗓子能够发出一点唱音。在家里关上房门,吴珍珍将音响开到最大,跟着音乐一起拼命叫出声来,有时候叫声会引来邻居,母亲心疼地对她说“唱不出来就别唱了吧,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啊。”
  可吴珍珍并不听,走投无路的喊叫里是她唯一的希望。
  唱不出来便苦练表演和身段基本功,从来把唱腔视作第一位的吴珍珍发现,其实表演和唱腔同等重要。
  2014年,吴珍珍发现自己的嗓子逐渐恢复到正常状态。吴珍珍的丈夫说吴珍珍的嗓子完全是依靠信念才好的。 “成熟。”是吴珍珍经历噩梦般的那些年后给自己的定义。

吟唱花鼓情缘春之声

  闲时,吴珍珍喜欢烘焙,尤其喜欢调制咖啡,不喜欢咖啡的人会说咖啡味苦、爱咖啡的人会说咖啡醇厚。从第一口到最后一口,感受味蕾在舌尖跳动的旋律,从苦涩变成浓香。
  作为花鼓新秀,吴珍珍深谙剧本之重要、刻画角色之重要。2014年,《情断状元楼》剧本撩拨了她强烈的创作欲望。在排练的过程中,吴珍珍从来没有和父母亲提到过此事,生活中的她低调到近乎透明,父母亲一直以为自己的女儿不如别人。
  2016年年底,正是排练《焚香记》的时候,吴珍珍邀请自己的父母来看彩排,全不知台下的父母已经泪流满面。有自豪、有心酸、有感动、有无可思议,五味陈杂的感情溢满在心中,排练后父亲哭着对吴珍珍说:“我从不知你竟这样棒,你真的是我们的骄傲。”
  《焚香记》有几场动作戏,每每练完,吴珍珍只觉得全身发痛,在表演第六场哭戏的时候,吴珍珍脑海中浮现的总是自己的嗓子坏掉那些年痛彻心扉的情绪,剧中的敫桂英和戏外的吴珍珍交融在一起。
  吴珍珍爱花鼓戏,花鼓戏对她而言不再是波涛汹涌的刺激感,而是像家人、生命的一部分,呼吸一般的存在,静静地流淌在生命中。
“现在听花鼓戏的人多中老年,虽然近几年,关注花鼓戏的年轻人渐渐变多,可我依然会担心。”吴珍珍担心作为传统文化的花鼓戏失去太多本该属于它的影响力。
  “但是哪怕台下只有一名观众,只有一个人还喜欢花鼓戏,我也会继续唱下去。因为,我真的热爱它。”
  走出戏楼,外面是这个冬天以来难得的好晴天,光斑打在吴珍珍脸上,打在朴素的曹禺戏楼的墙壁上。

 

往期回顾>>>

第一期:奇人张国安>>>

关于腾讯·大楚网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大楚律师 | 人才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有害短信息举报 | 抵制违法广告承诺书 | 阳光·绿色网络工程 | 版权保护投诉指引 | 网络法制和道德教育基地 | 广东省通管局 |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粤府新函[2001]87号 粤网文[2014]0633-233号 网络视听许可证1904073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090059 B2-20090028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755-83767606
Copyright 1998 - 2016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