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主笔 | 高源

第01期
2016-12-4

在霞光中回望,遥远为今天提供了不容漠视的参照。一方水土一方情,历史在这里已变得可以触摸和观看——

古楚章华台

潜江城西南35千米之地是龙湾。龙湾是块神秘之地。相传,春秋时有街市绵延如龙形而得名。其实,龙湾之神秘远不仅此——夯土遗下的城基累累叠叠,光阴已越2500年。

分隔

公元前11世纪,夏商更替。楚先王熊绎辟在荆山,筚路蓝缕以赴草莽,跋涉山川以事天下。历经君王十余代,以车千乘、骑万匹,饮马黄河问鼎中原,一个泱泱五千里、兼南北之神韵的楚国在神州傲然崛起。

公元前541年冬,楚王室上演了惊天一幕:令尹王子围赴郑国途中,听说楚王郏敖病,便即刻返程,勒死幼弱病卧郏敖,登基盛典,是为楚灵王。就在那霞光似火、燃遍万里的奇妙时分,游仙于古云林梦泽的楚灵王,慧眼地望之脉,不舍移步。于是,举国之力,大兴土木,缔造了宏构舒展、弥漫升腾的章华台。

分隔

章华台,古楚强盛之标志,漫漫积尘两千多年。

章华梦,丝带缤纷,扑朔迷离,后世苦苦寻觅数百年。

未曾想,它竟神秘地把自己尘封在了潜江这片隽永的天地间。

分隔

1983年9月3日,人们在被岁月剥蚀的断层里梳理历史,在不经意间,发现了这扇深邃的时间之门。1987年至1999年考古工作者先后在这里进行过6次挖掘,翻动了这部厚重的文化长卷。

分隔

当历史的锦袍被掀起一角,扑面而来的总是无尽遐思。对于章华之台,《水经·沔水注》的记载似为扼要:“台高十丈,基广十五丈。”依楚制换算,这一的雄伟建筑,当高23米,宽35米。不过,《东周列国志》的描述可谓生动、具体:“广袤四十里,中筑高台,以望四方,台高三十仞……凡登台必三次休息,始陟其颠也……。”这段文字,为我们清晰地呈现了这座傲立神州的 “天下第一台”。

“灵王好细腰,国中多饿人”。尽天下美女而藏之的楚灵王,沉溺于“楚腰纤细掌中轻”的癖好之中,激水扬风,荣耀春华。而那些为求媚于王,甘愿忍饥少食不惜饿死的风姿女子,则巧弄相加,俯仰易容,以自己百般的痴情,赋予了这座宫苑另一个名称——“细腰宫”。

分隔

遗憾的是,这座旷世恢弘的宫苑,不知是何时又是何因,突然消失在人们的视野里,以至找不到记录它消失、哪怕是只言片语的历史文献。历史的某一刻,这遗生而忘老的人间仙境,究竟发生了什么?

一次次的挖掘,最终打开了2500多年的时空阻隔,人们看到了这座宏伟宫苑的一连串细节:规整的红夯土墙折射出古楚盛极一时的光晕;曲形垛侧门撩开了“中国离宫园林之母”的神秘面纱;一条贴墙走向的贝壳路和延伸的陶制水管概括了一代君王鲜活的欲望与奢华;在每隔5米一个1米见方凹进墙体的柱洞中,曾经顶立的梁柱早已腐朽,而它们却顽强地存在,并诉说着“土木之崇高,彤楼之美妙,权耀之威灵”的件件往事。

分隔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员、中国建筑学会建筑史学分会理事长、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顾问杨鸿勋说:“现在可以判定,它是一座与宫苑景象和环境相结合的自由形体的游乐台榭设置。可以肯定,它就是堪称‘天下第一台’的楚章华台遗存。”

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著名历史地理学家、复旦大学教授谭其骧亲笔写下:“章华台遗址在潜江龙湾。”

1999年经国家文物局批准再次对章华台遗址进行抢救性发掘,勘探出大型夯土台基22处,随着田野考古调查工作的不断深入,考古工作者又在距章华台遗址直线约4公里处发现了黄罗岗遗址,初步探明为楚国早期都城遗址。国家文物局和考古专家们认定:“章华台遗址群”和“黄罗岗遗址”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于是将其捆绑命名为“潜江龙湾遗址”,并列为“2000年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

分隔

对这一新发现,北京大学考古系教授邹衡兴奋不已,他说:“龙湾遗址是从事楚文化研究学者的梦想大舞台,在这个舞台上有两个梦,第一个是楚章华台之梦,此梦已圆。第二个是早期楚郢都之梦,目前此梦只是见到了一线曙光……”

这一线曙光,是否意味着早期楚郢都的寻找从此峰回路转?破解这一新的悬疑,将不尽的回味与思索留给了后人…… (版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腾讯大楚网”)

二维码

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0215号

分享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QQ空间QQ空间
QQ好友QQ好友
新浪微博新浪微博
手机阅读分享话题手机阅读分享话题